C. k.ヽ

天上那个施主你别跑(五)神盗瓶×和尚邪

隔壁做菜的:



两人饭毕出去,正看到不远处有一圈人在喧哗吵闹,于是围了过去。

只见半边街上摆满了各种小的器物,有扇子,有毛笔,有木马,等等。一男子手执竹编的圆环向面前的陶瓷兔子投去。旁观者都伸长了脖子去看,一颗小脑袋伸得格外努力。

“哎!”人群爆发出遗憾的声音。

竹编的圆环从陶瓷兔子身上滑了下去,在地上晃了几个圈,便不动了。男子一脸失望,拉着身旁的小姑娘,小姑娘仰着脸微笑:“父亲,没事的。”安慰着男子。

这是胖子师兄说的套圈游戏!

吴邪高兴得抓着张起灵的胳膊。

“老板。”张起灵向老板招了招手,吴邪知道张起灵是要给他买圈,于是满心欢喜地站在张起灵身旁看他掏钱。

“十个。”

“好勒!”

吴邪得了十个竹环,拉着张起灵一起。

“第一个套兔子吧。”吴邪朝方才想要兔子的小姑娘眨眨眼,小姑娘惊喜地睁大了眼睛。

吴邪吸了一口气,瞄了一眼,投下了竹环。

小姑娘紧紧地抓着父亲的手,“哎!”又没中!

吴邪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,示意小姑娘不急,不急啊。刚刚只是试试感觉。

于是,很快地投下了第二个。

“哇!”人群投来赞许的目光。

“兔子!”小姑娘高兴得跳了起来。

吴邪拾起兔子递到小姑娘面前,小姑娘甜甜地说:“谢谢哥哥,哥哥真好。”

吴邪拍拍小姑娘的脑袋,心情十分好:“莫客气,好好玩去吧。”

吴邪给张起灵拿了一个:“小哥,你也套一个。”

张起灵觉得吴邪的眼睛亮得跟小姑娘一样,便问:“你想要哪个?”都没发现自己的语气竟有调笑的意味。

吴邪瞅了瞅,指着一只陶瓷小鸡说:“那个。”

张起灵循着吴邪的手看过去,是一只黄色的小雏鸡,倒也招人可爱,于是点点头:“嗯。”

竹环到了张起灵手中像变成了铁环,没有了轻飘飘的感觉,直接打了过去,把小雏鸡套了个结结实实。

“好啊,小哥,你作弊。”吴邪挤挤眼,小声地冲张起灵说,佯装谴责,下一秒就高高兴兴地接过老板递来的战利品。

众人已是羡慕无比。

张起灵也不羞,大大方方地承认:“我内力深厚。还想要什么?”

接下来,吴邪好像忘了是自己要玩的,把竹环都给了张起灵,于是在众人的掌声中,在老板的无奈注视下,吴邪用衣服兜了一堆小物件,跟着张起灵招摇而去。

吴邪见什么都觉得新奇,张起灵每每主动掏钱,玩了个畅快。很快便到了晚上,两人在客栈里用了晚膳便回房休息。

张起灵身上的味道与胖子师兄不同,清冽得让人舒心。

吴邪侧身躺着,张起灵仰面躺着,像睡着了似的。

吴邪看着窗外的月亮,皎洁圆满,丝毫没有睡意,便翻了个身,学着张起灵的样子单手枕头:“小哥,你说给胖子师兄送一个什么呢?”吴邪指的是套圈游戏圈得的战利品。

“送弹弓好不好,比较符合他的性格。给大师兄送一支毛笔。给释勿师弟送扇子……最后给释元那个小屁孩一个口哨。”

吴邪摸了摸枕头旁的陶瓷小鸡:“小哥,谢谢你的小鸡。”

张起灵压了压吴邪后背的被角,“睡吧。”

吴邪这才明白,今夜不是没有星星的,星星都跑到张起灵眼睛里了。

“嗯嗯嗯!睡了!”

如果每天都能这样快乐该多好啊,时间一寸一寸过得清晰明快,像夏日在案几上抄经抄得累了后的小憩,虽然不到一刻钟,睡醒之后像世上已千年,但满足安逸。

吴邪已经有些忘了让张起灵陪自己玩三日是为了什么。这真是奇怪,被魔障了似的,那时那么有力的理由竟然模糊了。缓兵之计吗?可为何不行动呢?真的想玩吗?可怎么能忘记自己的责任呢?还是,想一直跟着张起灵,发现战国帛书的秘密呢?似乎,这是最好的理由。

想到这里,吴邪再也睡不安稳。思及这一天,自己已犯了多少戒了,吴邪,别以为你有了头发,就忘了自己还是和尚!

张起灵也是假寐,母亲还等着自己去续命,本来有百千种方法让吴邪交出战国帛书,可是,真的没办法对他残酷,毕竟吴邪是无辜的。母亲的命要保全,本来就是拿千万人的命做赌资,不想再增加哪怕一个人。

这晚,吴邪做了一梦。梦里有一条蛇,惊蛰后醒来,发现一种美味的果子,蛇饿得急了,死命地吃,最后撑破了肚皮。死之前看了梦里的“我”一眼,我吓得拼命扭动身体逃开了。逃了好久,实在没有力气,又饿又渴,低头一看,吓,是那种美味的果子。蛇于是告诉自己,只吃一颗。于是低头衔了一颗,好香!整个蛇身的肌肉都膨胀了,膨胀得能吞下万物,是雀鸟,是青蛙,是老鼠的味道。蛇猛吃了起来,原来,欲望不是自己能控制的。蛇死之前,望了“我”一眼,我被蛇胀破的肚皮吓得瘫软,凭着一口气,扭动起身子,逃,向没有果子的地方逃……

张起灵的手已经被吴邪抓麻了,吴邪的眉头一直不肯屈服,两条眉毛昂起身子针锋相对,看得人既生气又担心。

这人在梦里究竟被什么缠了身?吴邪虽削发为僧,可红尘中有那么多诱惑都没抵过,如今出来,其实不好。张起灵心里明白,这一遭过后,吴邪恐怕做不了和尚了。

手麻了,也罢,随他。




中秋节这日,洛阳城里更热闹,吴邪被卖面具的小摊吸引,两人凑了过去。

“两位公子,请随意挑选。”老板边说边拿出一个面具给吴邪看,“这位公子试试这个,这画的是青莲居士李太白。”

“小哥,你看!”

张起灵见吴邪把面具套在脸上,露出一双皎洁的眼睛,那风采,确实不比诗仙逊色。

“小哥,这个给你。这肯定是杜甫,连皱纹里都是忧国忧民。”吴邪拿起另一个面具给张起灵。

“公子慧眼,这确是杜先生。不过,这位公子的老成虽和杜先生匹配,但公子的气质里没有杜先生般的忧郁,所以公子还是试试刘禹锡吧。”

“不好不好,刘禹锡那么开朗,哪像小哥闷油瓶似的。”

吴邪顺口说出,“闷油瓶”三个字却被张起灵记到了心里。

老板又介绍了一些,面具做得精致,吴邪被众多的样式搞昏了头。

实在拿不定主意,最后,吴邪索性戴了只猪头面具,让张起灵戴了只雄鸡面具。

那只猪头,左看看右看看,把一路的小摊摊主吓了个遍,吴邪只好取下,众人一看,原来是个漂亮的年轻公子,纷纷捂嘴笑了起来。吴邪挠挠头,看向张起灵,诶!小哥呢?小哥!

吴邪大喊了一声:“张起灵!”

众人笑得更欢了,张起灵?谁啊?什么东西啊?




张起灵跟胖子师兄拐进了一个巷子。

胖子师兄意外的严肃了起来:“张起灵,不管你用战国帛书做什么,希望你明白,书毁人亡。”

张起灵没想到胖子师兄会给自己说这些话,书毁人亡吗?

胖子师兄见张起灵没有丝毫反应,叹了口气:“吴邪喜欢与你亲近,你莫伤了他的心。否则,你走不出宋国。”

张起灵不意外胖子师兄知道自己不是宋国人,意外的是,吴邪喜欢与自己亲近。

“多谢胖子师兄信任,我定会保全吴邪的性命。”

张起灵回答得客客气气,让胖子师兄皱眉,好在他已经领会了自己的意思,罢了。胖子师兄摆摆手,转身就走。




这边吴邪没找到张起灵,环顾四周,一瞬间,熙熙攘攘的街道没了声响,人们嘴唇翻动,却听不到声音,又一瞬间,声音全部灌到耳朵里,吵得脑袋猛疼。

问遍了周围的摊贩,都说没见到,还当自己被摄了魂。自己这样在意又是为何,他说不见就不见,也不考虑我会不会着急。羞死人了。我这样找他,他定无所谓,连陪我玩也只是为了战国帛书。

吴邪内心翻腾,既生气张起灵,又生气自己,没发觉自己把猪头面具给捏变形了。

张起灵转身回来的时候,看到吴邪还立在那里,猪头面具给捏得变形,看样子气得不轻。

张起灵回来,吴邪松了口气,看他淡然依旧的眸子,再想到自己的着急,火气又冒了起来:“你去了哪里!”话出口才觉语气厉害了点,不过挽救不能,索性更挺直了背。

张起灵只说:“出恭。”

“哦。”

吴邪的火气没撒出来,全憋回了心里,闷头往前走。张起灵只得跟在吴邪身后。

转眼又来到那瓦舍门口,挂了好些红绸,搞得跟成亲一样。吴邪在书中看过,此时只觉艳俗。

吴邪进去,自己找了个位子,张起灵在旁边坐下了。台上的伶人在表演顶碗,众人大声喝彩,吴邪看了好一会儿,不知道大家在高兴什么。

仍是昨日那小二,好像偌大的店就只有他一人似的。

“两位公子,再临大驾,小店荣幸。先尝尝这月饼吧。”那眼神不好的小二放下一碟月饼,又奉了两杯茶。还要说话,却被另一桌叫了去。

吴邪拿起一个,啃了一口,味道奇特,难以下咽,见着茶,连忙喝了一口。

这味道怎么更怪,像加了一点辣椒。吴邪憋的脸都红了,没办法,先把月饼哽下去吧,只好忍着又喝了几口。

张起灵见吴邪脸色怪异,便问怎么了。

吴邪只说没事,没吃过这么好吃的月饼。

张起灵半信半疑,拿起月饼啃了一口,唔,中原的东西果然难吃。

吴邪见张起灵脸色有异,但强忍着咀嚼吞下肚。那副淡然的模样,有些皱的眉头,终于生动了起来,吴邪拍着桌子高兴地笑了。

张起灵也觉有趣,嘴角钩起一抹笑。吴邪看得有些呆,为了掩饰自己,拼命喝水。

张起灵出于教养吃完半块,实在无法忍受,也端起茶喝了一口。这味道……

“吴邪,这不是茶……”

吴邪正因为捉弄到张起灵而得意扬扬,听到张起灵这话,被吓得半死,一股热气冲到头顶,真的晕了起来。

趴着桌子开始吐,“哇~师父,我对不起你!”

张起灵忙帮吴邪拍着背,眼神里竟有一丝着急。小二这时也端了水过来。

“抱歉呐二位爷,小的该死,不知道这位公子不能饮酒。快喝点水吧。”

吴邪猛摇头,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。

张起灵只好接过试了一口,确是水,冲吴邪点头,吴邪这才肯喝。

吴邪说要走,却连走路也摇摇晃晃,张起灵只好架着吴邪。

那小二看两人出了门,心道:“真有趣,果然是和尚,花儿爷,你的拥趸可真多。”




(这一章爆字数!

套圈游戏、面具、中秋节娱乐场所的装饰都没考证。套圈游戏无证可考;按理面具的产生是因为巫术,所以应该存在很久了,以上都是个人观点。欢迎指教。(╯3╰)

套圈的时候从来没中过,多想有个小哥似的人物给我套一衣兜小玩意呀*^_^*

海外华文文学的老师讲到同性恋文学,老师说耽美文跟同性恋文学差别很远,我就想,到底有什么差别。在文中我也会尝试融入我的观点。欢迎大家共同讨论。*^_^*

吴邪是个和尚,可有很多人不让他做和尚,外面世界的诱惑,小哥的魅力←_←眼神不好的小二哥,这种冲突的感觉也没写出来,功力不够。T_T)



落下する夏:

合集(1)


很多角色的cos没有留下图,大部分也都只有一两张,有些可惜。


不过看过去的照片觉得好耻|||


如果能重新拍就好啦,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拍Qu Q。



WhiteNight 重の国:

无损大图

《境界の彼方》

栗山未来 cn:白夜YUI

摄影师:布丁

》》正片全篇《《

请勿盗取商用,需转载请申请授权。

地界:

『Forget Me Not』

『勿忘我』

Norn9

不知火 七海

The Daydream


photo: @Akikiki 

staff:小伞



吾等今生最骄傲的脑洞!

骨科:

マトリョシカ


GUMI @ 鬼塚ゆうこ
KAITO @ A-ONE


PHOTO THX 魔熊

地界:

转载自:Akikiki


相亲照嘿嘿嘿嘿( ゜∀゜)人(゜∀゜ )ナカマー

【persona4】-夏-

微热:

【persona4】-夏- - 子夏 - 空都


 


【persona4】-夏- - 子夏 - 空都


 


【persona4】-夏- - 子夏 - 空都


 


【persona4】-夏- - 子夏 - 空都


 


【persona4】-夏- - 子夏 - 空都


 


【persona4】-夏- - 子夏 - 空都


 


【persona4】-夏- - 子夏 - 空都




PHOTO:193




P4D发货,今天毕业,发个存货。